公司名:濱州泰源機械有限公司
    公司電話:18265718888
    聯系人:張經理
    地址:濱州市高新區青田工業園區內
    網址:www.high-delimap.com

    詳細信息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常見問題 >> 公司新聞 >> 詳細信息

    國家之間的較量永遠是制造業

    發布時間:2019-07-05  瀏覽:692次  字號:  

     
    最近,有一些關于與中國有關的新聞。
     
    比如,美國在聯合國大會上指責中國“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和就業機會”,“他們做生意的方式不能被容忍”。又如,美、日、歐盟發布了一個聯合聲明,對“第三國”非市場化政策的導向、工業補貼和國有企業以及強制技術轉讓等問題“表示關切”。
     
    無疑,都是壓力和挑戰。但正如前些天習近平視察東北時所說,“國際上,先進技術、關鍵技術越來越難以獲得,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上升,逼著我們走自力更生的道路,這不是壞事,中國最終還是要靠自己”。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在國際競爭的格局里,首要的就是對彼此實力和未來趨勢的研判。
     
    前不久在天津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第12屆新領軍者年會上,探討的就是新技術、新未來的影響。的確,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興起,新的技術和商業模式將從根本上改變全球制造業。
     
    近日有一份關于這個話題的報告,便很有參考價值。該報告名為《2018 年“制造業的未來”準備狀況報告》,由世界經濟論壇“塑造制造業的未來”系統行動倡議小組與科爾尼管理咨詢公司聯合發布。這份報告評價的是世界主要經濟體對于“制造業的未來”的準備情況。
     
    也就是說,在嶄新的未來面前,報告評價的是各國是否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各自的優勢、潛力、不足在何處。其基礎,當然是基于各國制造業現狀。
     
    因此,分析這篇報告就有了意義:它將告訴我們的是,在這場國家間的較量中,各國制造業水平究竟如何、準備是否充分。因
     
    為什么要重點探討一國的制造業水平?
     
    原因很簡單,從傳統角度來看,制造業一直是世界各國經濟增長、繁榮和創新的引擎。當前的發達國家,如美、德、日、英,以及東亞工業國,莫不如此。
     
    事實上,制造業本身就貢獻了全球就業總量的近四分之一份額,這還沒有算上其間接制造的就業機會。據估計,美國每誕生一個制造業全職崗位,非制造業領域就會出現3.4個同等全職崗位。制造業帶動整個經濟體的創新發展。例如,中國、德國、日本和韓國的制造業公司的研發投入約占國內企業研發投入的80%。
     
    同樣不可否認的是,隨著宏觀環境的變化,尤其是新興科技和商業模式的發展,制造業發展也遇到了很大的挑戰——
     
    一方面,新興技術可能導致制造業回流到高收入國家,變相減少低收入國家的制造業發展機會,這樣一來,那些以廉價勞動力為主要優勢的發展中國家,就會面臨比較嚴重的風險;
     
    另一方面,那些希望重振制造業的發達國家,也面臨著很嚴峻的問題:已經流失的藍領工作崗位可能永遠也不會回來。
     
    那么,如何在新形勢下抓住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機會,實現彎道超車,從根本上改善自身的制造業體系?
     
    報告主要提供了兩個評估標準:
     
    一是該國應對未來制造業發展的準備狀況(包括當下的制造業結構),
     
    二是影響制造業發展的驅動因素,并賦予了不同的權重。
     
    先來看準備狀況(如下圖)。所謂“準備狀況”,主要指一個國家在面臨未知未來沖擊時的應變能力和敏捷性,它能夠較為客觀地展現一國把握未來制造業機遇、降低風險、應對挑戰的能力,包括了許多要素。
     
     
     
     
    制造業驅動力大家應該都能看得比較明白,是一國制造業發展的主要驅動力量。那么,怎么去理解制造業結構呢?
     
    我們都知道,制造業是實現社會繁榮,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動力之一。但是每個國家對制造業的依賴或重視程度是不同的,這里面主要有幾個變量——農業、礦業、工業和服務業,對這幾個行業的重視程度也決定了一國制造業的結構。這些可以從該國制造業產品(如鋼鐵制品、紡織品重)的組合狀況、稀缺性,以及制造業增加值占該國生產總值的百分比看出。
     
     
     
     
    其次,是制造業驅動因素(如下圖)。在當下的制造業發展大環境中,科技與創新、人力資本、全球貿易與投資、制度框架尤為重要。
     
     
     
    那么,結果如何?
     
    這份報告通過59個指標的測評,對目前100個國家和經濟體進行了評估。研究組發現,目前世界上的國家(經濟體)可以分為四大類——
     
    領先國家:目前擁有強大制造業基礎,在制造業驅動因素方面表現強勁,對制造業的未來準備程度高。同時,領先國家面臨未來沖擊風險的經濟價值最大。(25個,如美國、中國、日本、韓國等)
     
    傳統國家:目前擁有強大制造業基礎,但在制造業驅動因素方面表現不佳,存在未來發展風險。(10個,如印度、俄羅斯、泰國、土耳其等)
     
    高潛力國家:目前制造業基礎有限,在制造業驅動因素方面得分較高,表明其存在制造業發展潛力,但取決于國民經濟優先發展次序。(7個,如澳大利亞、挪威、新西蘭等)
     
    初生國家:目前制造業基礎有限,但在制造業驅動因素方面表現不佳,對制造業的未來準備程度比較低。(58個,如阿爾巴尼亞、阿根廷等)
     
     
     
     
    需要明確的是,由于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經濟發展目標和戰略,比如,沙特有豐富的石油資源,那么石油及相關行業占其經濟比例一定相當大;而日本由于國土面積狹小,資源能源上都有短板,因此新興科技型制造業就比較發達。
     
    因此,報告中涉及到的分類和排名,都只是按照各國制造業結構和驅動因素加權得分分出來的(詳細得分排名見文末)。
     
    按照世界經濟論壇的這份報告粗略來看,世界主要經濟體基本都處于“領先國家”行列。以20國集團為例,根據相關數據,G20已經囊括了80%以上的制造業增加值。通過更細化的數據,報告認為,德國、日本和美國對于“塑造制造業未來”準備程度最高。
     
     
    以“制造業結構”(包括制造業的結構、規模)這個維度看,報告認為,在20國集團中,日本擁有最強大的制造業結構,且在受評估的100個國家和經濟體中排名第一。在這方面,G20中最薄弱的是澳大利亞。
     
    而從“制造業驅動因素”(科技、資本、制度、人力、投資)維度看,報告認為表現最好的是美國,也在受評估全部國家和經濟體中排名第一。G20中,這方面得分最低的是阿根廷。
     
    中國的得分如何?
     
    世界經濟論壇這份報告的數據認為,中國在“制造業結構”方面排名第五,“制造業驅動因素”方面則排在第25位。我們來看下這份報告對于中國制造業當下和未來的整體評價:
     
     
    在2010年超越美國之后,中國成長為全球頭號制造業大國。中國2010 年的制造業增加值總額接近3萬億美元,約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四分之一。盡管中國擁有龐大的制造業基礎規模,但在制造業復雜性方面仍有改善空間。中國經濟的復雜性在全球排名第26位。
     
     
    在過去的 20 年里,中國已經踏上了低成本產品到高端產品的升級之路。然而,由于中國的體量問題,其制造業不同部門的現代化水平差別顯著,部分優秀制造商與低端制造商之間的差異更是驚人,因而拉低了整個國家準備程度。
     
    就制造業驅動因素而言,中國在需求環境與全球貿易和投資驅動方面表現尤為突出。中國在技術創新與人力資本方面排名前三,但仍有必要繼續提升勞動力能力,培養未來行業所需技能,還需要提高企業內部的創新水平。
     
    體制框架和可持續資源是中國面臨的最大挑戰。身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國,中國已經承諾在未來繼續節能減排,堅持走可持續發展之路。而新興技術的應用有助于該目標的加速實現。
     
    總體評價比較中肯,符合我們常說的“中國是制造業大國,但還不是制造業強國”的現實。在科技含量、技術水平、產品質量、制度環境等方面,中國還有相當大的趕超空間。在這個過程中如何平衡經濟與社會、發展與環境,仍是難題。
     
     
     
     
    相較而言,報告對于美國的評價是這樣的——
     
    美國擁有全球第二大制造業,2016年的制造業增加值規模接近2 萬億美元,約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16%,占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2%。美國是世界第八復雜經濟體。然而,在過去 20 年里,美國本土產品競爭力下滑,作為制造目的地的吸引力遭受了嚴峻挑戰。美國在塑造制造業的未來競爭中占據了有利地位,取得了制造業驅動因素最高加權評分,在除可持續資源和制度框架之外的其他驅動因素上得分排名居于前五位。
     
    美國的創新能力也是全球聞名,在第四次工業革命新興技術重大發展的前沿領域據有一席之地。此外,杰出的高等教育機構為美國培養、吸引和留住高級人力資源提供了有力支持。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目前正在努力重振制造業。2017年底的稅制改革中,美國將企業稅率從35%下調至21%,令企業將部分生產轉移到美國的意愿有所增強。
     
    然而,與移民和自由貿易協定相關的政策和監管不確定性仍然存在。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國之一,美國有必要優先解決能源方面的效率和可持續問題。
     
    我們還可以繼續讀讀看世界經濟論壇這份報告對世界主要制造業強國的優劣勢分析。
     
    日本
     
    目前,日本擁有世界上第三大制造業,2016年的制造業增加值總額超過1萬億美元,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近 9%。中國、美國和日本三國的總額占全球制造業增加值近一半。
     
    自1984年以來,日本一直是世界上最復雜的經濟體。在制造業驅動因素方面,日本在需求環境方面表現特別突出,擁有成熟的消費基礎、強勁的企業活動和巨大的市場規模。日本在技術創新和制度框架方面排名居前20位。在2016年,日本政府推出了“社會 5.0”戰略,旨在通過新興技術推動制造業轉型,乃至實現整個社會的變革。
     
    此外,日本政府還在2017年提出了“聯結的產業社會(Connected Industries)”計劃,支持日本制造業等產業通過資源、人員、技術、組織和其他社會元素的聯結,創造新價值。
     
    日本所面臨的挑戰主要與人力資本有關,包括人口老齡化、人口萎縮以及移民數量低于同類可比國家的問題。另外,日本在可持續資源驅動因素方面也存在著改進空間。
     
    德國
     
    德國擁有全球第四大制造業,2016年的制造業增加值總額達到7750億美元,經濟復雜程度在全球排名第三。德國擁有全球聞名的優質制造業傳統,超過一半的制造業產出出口海外。德國在綜合制造業驅動因素中排名第一,在技術和創新、人力資本、全球貿易和投資以及需求環境驅動因素方面排名前十。德國教育成果突出,技術培訓項目領先,勞動力素質高,創新能力強。
     
    隨著2011年“工業 4.0”計劃的推出,德國致力于實現產品、價值鏈與商業模式的數字化與互聯互通,大力推動數字化制造業的發展,成為該領域的先行國家之一。全球公認德國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先驅之一,在制定全球工業新標準和規范方面發揮著主導作用。
     
     
    印度
     
    印度是世界第五大制造國,2016 年制造業增加值總額達到4200億美元,經濟復雜性排名第45位。在過去的30年里,印度制造業平均每年增長率超過7%,平均產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6%至20%。印度是世界第二大人口大國,也是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市場對印度工業品的需求正處于上升階段。
     
    除了需求環境排名前五之外,印度在其他制造業驅動因素方面還有不少改進空間。人力資本和可持續資源是印度面臨的兩大關鍵挑戰。印度勞動力相對年輕,增長迅速,但勞動力素質有待進一步提升。印度應當注意采取升級教育課程、改進職業培訓計劃、增強勞動力數字化技能等措施。
     
    此外,隨著制造業不斷擴張,印度還需要繼續拓寬能源獲取渠道,減少排放。2014年,印度政府啟動了“印度制造”計劃,主要目標是讓印度成為全球制造業中心。
     
    韓國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韓國經歷了顯著的經濟增長,從上世紀60年代的落后農業社會發展成了如今的制造業強國。韓國目前擁有全球第六大制造業,2016年制造業增加值總額超過 3800億美元,經濟復雜性全球排名第四。除了在可持續資源表現欠佳以外,韓國在其他制造業驅動因素方面普遍表現良好。
     
    韓國在技術和創新方面尤為強大,在研發支出和每百萬人專利申請量方面排名前五。出色的創新能力為韓國歷史性崛起貢獻了一臂之力,也將助力韓國引領下一代生產模式發展。為了加強對塑造制造業的未來的準備工作,韓國需要繼續提升勞動力能力,特別是在培養批判性思維技能、數字化技能,倡導知識密集型就業方面。
     
    此外,打造健全、透明和可信的機構組織有助于為韓國塑造制造業的未來愿景提供指引,建立全球互聯互通所需的信任關系。
     
    其實島上之前也引用過工信部部長苗圩在2015年的一番話。當時,苗部長把全球制造業劃分成了“四級梯隊”——美國獨占第一檔,歐盟、日本等發達國家第二檔,中國在“第三梯隊”,且這種格局在短時間內難有根本性改變,需要長期趕超,爭取再過30年,內達到“世界制造業領先”的地位。
     
     
     
    時不我待。尤其是在未來已來的今天,我們更加清楚地看到,“核心技術靠化緣是要不來的”,“中國最終還是要靠自己”。這份報告給出了評價標準和參照系,挺好。最近,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時,苗圩也給出了這樣一組數據:
     
    今年前8個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5%,其中占工業85%左右的制造業增加值增長6.8%,快于年初確定的預期目標。
     
    前8個月,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增長11.9%,增速快于整體制造業5.1個百分點。電子制造、航空航天器及設備制造、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等行業均保持兩位數以上增速。
     
    1-8月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7.5%,比去年同期加快3個百分點。制造業民間投資增長8.6%,比去年同期加快4個百分點。
     
    從數據來看,制造業發展總體增長穩定、高技術制造業增速快于整體制造業增速,制造業投資尤其是民間投資增速回升,這幾點都是好苗頭。苗圩也指出,從市場規模、工業體系以及與信息技術的結合上來看,中國的制造業近些年發展都相當不錯,催生了不少新的經濟形式、新的業態,給制造業帶來了全新的發展空間和巨大潛力。
     
    接下來需要做的,就是更加穩定預期、加大科技創新研發投入、尊重人才等需要長期耐心和穩定環境的工作了。
     
    路還長,但只要一步步走,便“進一寸有進一寸的歡喜”。
     
     
     
     
     
     
     
    延伸閱讀一
     
    為何中國制造業升級面臨這樣一個機遇?
     
     
     
    可遇不可求的全球產業變革正在我們這個時代發生。
     
    在諸多的制造業升級路徑中,“躍遷”成為重要選擇。
     
    何為躍遷?為什么不是彎道超車?
     
    制造業經過40年的發展,如今進入了產業升級期。面對諸多可能的產業升級路徑和思路,“躍遷”成為其中一個重要選擇,且面臨難得的全球產業變革機遇。機遇
     
    何為“躍遷”?
     
    先舉個例子。1998年,對于一個有中美兩地生活經驗的人來說,會覺得那時兩國的零售業差距很大,無論是市場的便利性還是商品的豐富度,美國零售業都遠超當時的中國。但20年后的今天再比較,會發現中國電子零售業的便捷度已超過美國,國人到了足不出戶便可盡享豐富商品的階段——盡管互聯網、智能手機都是美國的發明,但中國卻擁有了更為發達的電商零售業。
     
    這就是“躍遷”,中國零售業用20年的時間,從一個平臺換到了另一個更高層次的平臺。
     
    在物理學上,“躍遷”指的是圍繞原子核旋轉的電子,在吸收一定能量后會從低能級軌道轉移到高能級軌道。
     
    在重要的產業變革期出現時,產業往往存在這種“躍遷”式升級的可能。
     
    根據對社會的影響程度,英國塞克斯大學科技政策研究所(SPRU)曾對創新有過一個比較經典的分類:漸進式創新、根本性創新、技術系統變遷,以及技術-經濟范式的遷移。
     
    所謂“技術-經濟范式的遷移”,是指在通用技術取得關鍵性突破后,相互關聯的“技術族群”出現大規模創新,并隨著族群創新對各產業的滲透,在市場上產生強烈的共振、持續的反饋循環和系統性擴張,由此引發系統的組織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最終改變社會-制度結構。
     
    這就是產業躍遷需要的創新環境和土壤,很多時候也被稱為產業重大變革或產業革命,可遇不可求。而諸多變化顯示,這樣的全球產業變革正在我們這個時代發生。
     
    首先是新產品、新模式、新業態不斷涌現。
     
    ——新產品,比如機器人、無人機、VR設備、自動駕駛汽車……其中有些已在大規模運用,有的則在不斷迭代更新;
     
     
    ——新模式,如電子商務、數字化設計、個性化定制、眾包等,除生產制造流程外,從創意的產生到產品抵達用戶的整個過程均已發生巨大改變;
     
    ——新業態,如共享經濟、服務型制造、云制造、互聯網金融等,正借助新一代信息技術不斷改變著制造業的周邊環節,重塑著制造業的面貌。
     
    其次,新的產業組織形式正在形成。
     
    從產業組織方式看,因為互聯網價值發現、資源聚合、大眾協同等,傳統的以層級制/線性分工為特征的組織方式開始向以網絡化、平臺化、扁平化為特征的新型組織轉變;以產品和生產為核心的傳統商業模式,向以消費者為核心、以生產+服務為本轉變;產業競爭也從單一環節向生態圈層轉變,以共享經濟模式為代表的無工廠制造商和微型跨國公司正逐步崛起。產品的創意、生產、消費,都發生著深刻變化,新的產業組織形式正在形成。
     
     
    第三,制造業的模式在發生變化,制造業創新鏈正在被重構。
     
    以汽車業為例,在經過19世紀50年代初的手工作坊式小眾階段,汽車生產線普及后的大眾化進入家庭階段,以及前些年以模塊化、批量化柔性生產為特征的分眾化市場階段在互聯網、大數據和全球分工協作的催生下,汽車生產制造開始向個性化、大規模定制方向發展。市場需求在回歸本源的同時,也推動著生產制造在智能化、信息化的過程中實現升級。
     
     
    整個制造業的創新鏈正在重構。從創意設計、生產加工,到運輸配送、安裝服務,再到使用維護的各個環節都在發生著變化。
     
    第四,產品屬性、公司形態和業務模式也在急劇變化。
     
    產品在逐漸向價值載體轉型。人們購買的產品除使用價值外,背后還有隱含價值。比如企業僅僅為消費者提供產品已遠遠不夠,還要圍繞產品背后的價值提供系列產品及服務。相應地,制造業與服務業的界限日益模糊,數字化制造、全球化網絡、產業要素集約等特征則愈發明顯。
     
     
     
    ▲ 浙江臨海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入手,大力實施創新驅動戰略。這是位于浙江臨海的吉利汽車生產車間殷博古攝
     
    為什么不是“彎道超車”
     
    在制造業升級路徑中,日韓的“彎道超車”常被提及。所謂“彎道超車”,指的是日韓制造業在走過低端數量型擴張期后,開始注重發掘那些可能形成消費熱潮的技術創新,并進行率先投資。如日本的消費電子、韓國的信息技術等。隨著新技術主導的新產業在全球成為消費熱潮,日韓制造業得以實現“彎道超車”產業升級。
     
    “彎道超車”觀點認為,整個制造產業的技術演變是一個不均衡過程,某些階段會有技術的跨越式發展,并帶動產業深刻變革。后發國家在進行了相關技術準備的情況下,可以像運動員利用彎道技術超越前面的人一樣,在這一階段實現制造業的趕超與升級。
     
    明乎此,便能理解為什么今天我們的產業升級路徑是“躍遷”而非“彎道超車”——畢竟“彎道超車”還是在同一平面軌道上的競爭,而產業“躍遷”,則是在吸收能量后躍入了一個更高水平的發展軌道。
     
    具體講,就是日韓在上個世紀面臨的技術變遷,無論是消費電子技術還是無線通訊技術,僅僅是技術系統的升級所導致的生產效率的變化,而目前在制造業逐漸展開的,則是一場基于智能化的產業革命。
     
    中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之路,不該還在舊軌道上“彎道超車”,而應該“躍遷”到一個高能級的新軌道。與物理學上的電子“躍遷”類似,重大產業變革期一旦發生范式遷移,新范式軌道上的領先者不一定是此前范式軌道上的領跑者,而有可能是搶先完成范式遷移的躍遷者。因此,產業革命引發范式轉移的歷史時期,存在著不連續的、結構化的機會。這方面,中美零售業是有說服力的例證。
     
    發揮優勢抓住機遇
     
    在產業革命浪潮洶涌而來、各國紛紛出臺國家戰略搶占制造業制高點的形勢下,中國制造業能夠把握這種“不連續的、結構化的”機會完成躍遷、實現領先嗎?
     
     
    中國制造業有其獨有的優勢。
     
    首先,中國制造業規模大、門類齊全、層次多樣且高度集聚。
     
    這樣完整的產業鏈與制造體系,可以使產業變革期的各類創新迅速地、低成本地、便利地轉換為產品和產業化。
     
     
    在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興數字技術的發展上,各國的差距并不大,而豐富的創新場景、龐大的創新需求,有可能使得中國在這些關鍵數字技術上快速突破、率先形成市場規模。
     
    其次,中國大規模、多元化、層次豐富的需求市場,為中國制造轉型升級提供了難得的“戰略縱深”。
     
    中國市場需求旺盛,且層次豐富,從高端到低端,每一消費層級都有著龐大的需求,能夠為新技術、新產品、新模式的推廣提供必要的規模門檻。此外,龐大的市場中不同發展階段的企業對生產裝備自動化、信息化和智能化的各類需求,將長時間同時并存,為升級提供了廣闊空間。需求差異化也可以提供豐富多樣的應用場景,便于企業充分試錯、快速迭代,進行場景化創新。近年來,中國快速迭代的場景化創新已經成為一大特點,創新形成市場規模的速度大大提升,顯著增強了中國的經濟活力。
     
     
    第三,中國所獨有的生產組織模式,可借助互聯網煥發強大的競爭力。
     
    改革開放之初,浙江溫州地區形成了以家庭工廠為基本單位的“小狗”經濟,每個家庭就是一個小工廠,這些家庭工廠圍繞打火機、電器等產品,在較小區域半徑內,深度分工又高度聚集,形成了從配件到組裝的完整產業鏈。再加上依托家族、鄉黨、親戚、朋友等形成的強連帶社會關系網絡,不僅組織協調了產品的生產和銷售,還承擔了為生產進行融資的功能——盛行于當地的民間金融,其緣起也是為當地的家庭工業進行資金互助融通。就是這樣一個依托當地社會網絡形成的“手工作坊式”的制造體系,高峰時期,年產打火機上億只,占到全球70%多的市場份額。
     
     
    設想一下,如果利用新一代的工業互聯網,把中國業已存在的各種制造產能連接在一起,為中國市場本身巨大的消費群體進行生產,讓制造業的“溫州模式”在新的信息技術條件下“復活”,將爆發出怎樣的活力?
     
     
    第四,中國發達的電商網絡和運營經驗,以及具有國際競爭經驗的企業家隊伍,是制造業躍遷的重要基礎。
     
    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電商網絡和龐大且活躍的電商用戶。在這一發展過程中積累的網絡、人才和技術,有可能向未來的工業物聯網時代遷移。
     
     
    中國的制造業在過去40年發展中,積累了一大批有市場經驗、有國際視野同時又極具雄心的企業家隊伍,這是中國制造業發展的最大優勢。如果這一優勢得以充分發揮,中國就有可能最先演進出一個用工業互聯網連接的、輻射全球的新制造網絡。
     
    制造業目前已重新成為全球競爭的焦點,德國推出“工業4.0”,美國推進制造業回歸,全球各地都在搶抓新一輪產業革命大潮所帶來的機遇。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數字化技術發展風起云涌,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深刻影響著整個產業結構和經濟社會。
     
    面對“技術-經濟范式遷移”所帶來的歷史性機遇,我們必須清醒認識到這場變革的本質,摒棄對舊有經驗的依賴,建立新思維、擁抱新變化,在軌道更替的關鍵時期,進行“躍遷”、開辟“新道”,發展出新的產業范式,實現中國制造業由大到強,為全球制造業的變革發展貢獻中國智慧。
     
    延伸閱讀二
     
    中日美三國制造業數據對比分析,這個結果讓人不得不深思!
     
     
     
    過去的幾年,金融業在中國GDP中的占比穩壓日本、德國,甚至個別年份還超過美國。
     
    所以中央急!急急忙忙地去杠桿,嚴打影子銀行,清理地方債……
     
    說來好笑,讓中國人猛醒的是芯片事件。它罕見地促成中國全社會反思:讓中國在世界立足的究竟是什么?
     
    專家一頓研究,結果是——制造業!
     
    進一步的焦慮是,在中國增長日漸放緩、勞動生產成本飛速上升、人口紅利加速收縮的當下,中國憑什么來和世界諸強競爭,支撐起整個國家的未來?一番斟酌之后,答案是——制造升級!
     
    制造業是中國為數不多的“比較優勢”,但可惜,“增長奇跡”讓不少人頭眼渾渾,誤以為制造業已是中國的絕對優勢。
     
    當日本制造曝出丑聞時,看日本笑話當然沒問題,但因此發自內心地相信中國制造已然有資格嘲笑日本,日本制造已經不靈了,那就純屬自欺欺人,畢竟瘦死的駱駝比瘦死的馬大。 
     
    日本是名副其實的制造強國。在制造業的一些重要領域、關鍵環節,甚至強過美國。
     
    那么,日本制造到底哪些方面比美國強?
     
    在中國準備發力的高端制造領域,中國和日本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我們就來比較一番!
     
    1
     
    在制造業總產值上,“世界工廠”絕非浪得虛名,中國是當仁不讓的世界第一。
     
    這就是中國最重要的“比較優勢”了。
     
    在全球制造業增加值的排行榜上,中國領先美日德不是一點半點。即便去掉其中1/4的外資,也還是能壓美國一籌。
     
     
    但一到人均,就差得比較遠了。
     
     
    中國(大陸)約等于日美德的1/3到1/4,反而是臺灣省的表現能刷新不少人的成見。
     
    不過,這并非一個芯片事件就引發中國制造滿滿危機感的原因。
     
    如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揚2017年年初在“首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上說的,發展了幾十年,中國制造業的效率只相當于美國的19.8%、日本的21.3%、德國的24.8%。
     
    想一想也是的,你單位能耗比人家高好幾甚至十幾倍,產品附加值只相當于人家幾分之一,現在偏偏人工成本還飛速上升,中國制造的優勢眼看著就要沒了。
     
     
    看看這張圖,估計立馬就能理解曹德旺為什么跑到美國去開廠。
     
     
     
    日本制造業對自己的感覺是相當好的,即便是在真真假假的出了一系列丑聞和爛事之后。
     
    2016年,夏普破產。
     
    2017年,世界第二大汽車安全部件生產商、生產“奪命氣囊”的高田公司破產。
     
    2017年,日本第三大鋼鐵企業“神戶制鋼”大規模修改產品數據。
     
    2017年,東麗株式會社承認數據造假。
     
    2017-2018年,日本有色金屬巨頭三菱綜合材料公司,旗下多家子公司造假,涉及汽車、客機、核電站等300多家下游制造企業。
     
    2018年,川崎重工違規將底盤削薄,導致JR西日本新干線底盤斷裂。
     
    被外界、尤其是中國人以為是“日本制造”出的丑也有。
     
    比如國內熱度極高的英國“水簾洞高鐵”,新聞中的主角其實并非日本制造,嚴格說來是那是英國組裝惹的禍。
     
    日本人的“一根筋”和鉆研精神確保了只要不出現根目錄程度的技術顛覆,它總能在已有的眾多高端領域做到頂尖,超過“疲沓”的美國人。
     
    下圖是Clarivate Analytics發布的2016年全球最具創新企業100強,美國和日本分別以39家與34家企業,遙遙領先。
     
     
    而在2015年,則是日本力壓美國排名第一。
     
    順便提一下中國,中國2015年上榜企業是0,2016年是1。那家企業是華為
     
    但如果要把這個榜單放大到1000強,就會發現美國簡直是一枝獨秀,而日本則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遙遙領先后來者。
     
    那么,怎么能看到日本比美國強的地方呢?來,看圖。
     
     
    中美日企業結構比較
     
    在通信服務、材料、非必要消費品等高端細分領域,日本整體強于美國。而在其它美國占優的領域,日本也在某些環節上有出色表現。
     
    在消費的全產業鏈條上,甭管多高端,日本常?梢宰龅叫詢r比最優,因此,很多技術即便不是源于日本,但最終其代表性企業、產品往往會落在日本。
     
    “日本制造”領先世界的首推“工業之母”——機床。
     
    綜合看起來這個世界上日本機床業世界第一,沒有之一,品牌最多,技術最高,利潤最高?傮w如此,個體不表。 
     
     
    就機床產業總體的技術,日本機床業有優勢的領域之廣,讓人嘆為觀止。就日本一些只有幾十人個人的小企業,例如松浦,浜井都有其獨到的技術實力。 
     
    就算是營銷做得牛逼的德國德瑪吉機床也要和日本森精合資,德瑪吉現在由森精主導,共享日本技術。許多軍工級或航天設備,少了日本制造的輔助要么根本無法生產出來,要么是無法達成商業化成品率,要么就是造價昂貴到無法承擔。
     
    今天,全世界所有工業生產級的頂級機床基本是由日本承包的。
     
    綜合來看,日本機床業在世界上穩坐頭把交椅,沒有之一。其品牌最多,技術最高,利潤也最高。
     
    現在回到前文所說的那些個細分領域。
     
    ➤ 非必需消費品
     
    首推汽車,這也是最能體現日本制造業技術高超最合適的入口。中國人買車常常在德系車和日系車之間猶豫不決。然而,你也許不知道,無論是奔馳、寶馬,還是通用、沃爾沃,都高度依賴日本制造。
     
     
    德國汽車上的空調壓縮機,渦輪增壓器,自動變速箱,機頭導航儀、空調壓縮機都是日本品牌;
     
    石川島和三菱是大眾、奧迪、奔馳、寶馬的渦輪增壓器供應商;
     
    拿汽車上導航通信娛樂系統來說,沃爾沃用的是日本電裝公司的產品,奔馳用的是日本三菱的,寶馬用的是日本阿爾派的;
     
    在電子控制元件、電子控制模塊以及自動變速器三大關鍵汽車零部件上,全球市場更是幾乎被日本壟斷;
     
    在半導體、微芯片、發動機控件、ABS、安全氣囊等高附加值零部件方面,日本也保持絕對優勢。
     
    這些東西,并不是說歐美造不出來。但是汽車這種高度成熟的大眾消費品,必須要在性價比上取得最優的平衡。這一點,日本制造優勢明顯。
     
    ➤ 材料
     
    特種材料,美日各有擅長,但日本整體稍勝一籌。僅舉三例。美國F-22戰斗機的隱形涂料就是日本制造的。
     
     
    還有許多特種鋼材,就以潛艇艇體鋼材為例,早期是美國一騎絕塵,但是日本研發投入、追趕的步伐非?,目前已經趕超美國。
     
    而全世界最先進的碳纖維復合材料生產、成型技術就是由日本掌握的。
     
    在全球化程度已經相當深遠的今天,工業加工領域隨時會因為人工成本的上升、政策的變化轉移到別的國家,但是產業鏈的上游高端材料、高端部件領域,則不會輕易發生遷移。這也是近年來日本制造業雖然在消費領域遭遇重大挫折,但依然能夠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最后,來說一下日本制造的最大優點,一直被羨慕且很難被超越——日本能夠以極高的工藝技術在工業成品的品質把控上做到最好。
     
    “高鐵”是中國高端制造的代表。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中國高鐵離不開日本螺絲釘這一個事實。
     
    日本Hardlock公司制造的“永不松動的螺絲釘”,被廣泛用于中國高鐵上。
     
     
    更絕的是,Hardlock公司在發明了這一種螺絲釘后,毫不猶豫把圖紙、制作工藝公開了出來。
     
    敢公開就是因為,Hardlock公司相信,我就算告訴了你怎么造,你也造不出來。
     
    日本企業為什么有這樣的自信,要知道它的鄰國就是世界工廠,向來以反向研究聞名,更何況你居然公開了制造工藝。
     
    這一點,只要想想使用中國螺絲釘的經歷就知道了。
     
    比如,一個M6螺桿中國國家標準允許的外徑公差范圍在5.974毫米和5.794毫米之間,大約就是允許有0.18毫米以內的制造誤差,當然對內徑、牙距、材質,表面處理等指標都有明確的規定。這個標準和日本并無差別。
     
    但是,在中國隨便買50個同一規格的螺絲釘,經常用肉眼就能發現其中大小不一。而日本的螺絲釘,1萬個你也可能找不到一個不合格的,而且日本企業基本能將公差控制在0.06毫米以內。
     
    還有就是日本金屬切割工藝,也是網上流行的體現日本高超精工技術的視頻之一。在一塊金屬上切割后,毫無間隙,讓人嘆為觀止。
     
    然而,視頻其實根本不足以完全體現其技術之精湛,要知道,其金屬切割后的嵌合隙間僅僅為2微米,細菌的直徑也不過是在0.5-5微米之間,這和細菌是是同一數量級的。
     
    還有一個能夠體現精工水準的就是光學儀器。
     
    日本的精密光學儀器也是有口碑的。日本相機鏡頭和用于手機的攝像頭在世界上所占據的絕對領先優勢自不必多言,當然也包括華為手機等,全世界各大醫院都在用日本研發的高科技精密醫療儀器。
     
    在技術研發方面,日本有三個指標經常名列世界第一:
     
    一是研發經費占GDP的比例列世界第一;
     
    二是由企業主導的研發經費占總研發經費的比例世界第一;
     
    三是日本核心科技專利占世界第一80%以上。
     
    所以,趕超日本光靠花架子、靠房產、金融是不成的,需要國家頂層設計以及踏踏實實愿意一門心思沉下去的企業,需要整個社會不再那么的拜金、浮躁。
     
    當然,如果不能豁出去一代人甚至幾代人吃苦,那就只剩下了最后一條趕超之路了。
     
    日本近兩年每年出生人口都不足100萬,隨著勤奮敬業愿意追求工匠精神的幾個世代慢慢退休、老去,日本制造不可阻遏的出現下滑勢頭。
     
    事實上,日本制造的大丑聞都是在2002年前后開始集中出現的。最重要原因就是,戰后最敬業的一個世代在那一年前后告別了日本制造業。
     
    所以,只要中國確確實實把制造業重視起來,同時確保制造業不低于過去十年的進步速度,用一代人在制造業上全面趕超日本,我們的國民經濟才會步入良性的發展軌道,那時,中國夢的實現就指日可待了!
     
    延伸閱讀三
     
    華為副總裁:真正的美國制造,超乎普通人的想象,我們正在堅定地向它學習
     
     
    華為公司董事、高級副總裁陳黎芳近日在華為新員工座談會上講話說到:“我們要正視美國的強大,看到差距,堅定地向美國學習,永遠不要讓反美情緒主導我們的工作。在社會上不要支持民粹主義,在內部不允許出現民粹,至少不允許它有言論的機會。全體員工要有危機感,不能盲目樂觀,不能有狹隘的民族主義。”
     
    為什么我們要堅定的向美國學習?真正的美國制造,你了解多少?
     
    我們不要小富即安,我們不要以為手頭有幾個活錢就了不得,如果產業沒有增長潛力,沒有附加值,沒有精鋼鉆,光做牛仔褲和運動鞋,不管做得多好,做得多大,都不可能趕上美國。都還是農民工進城。
     
    想趕上美國,不但要有中國自己的通用電氣,波音,也要有中國自己的諾斯洛普格拉曼,霍尼韋爾,洛克希德·馬丁,雷神,湯普森·拉莫·伍爾德里奇,聯合技術,利頓工業,達信,CSC,ITT ,聯合防務,休斯電子,L-3通信,艾連特技術系統,哈里斯,羅克韋爾,阿爾康工業,韋里迪安,西利康圖解計算,布茲·阿倫·哈密爾頓,普利邁克斯技術,米特里......EGG,DRS,泰里達因技術,列·謝格勒,裝備支援系統,蒂坦,安特翁,AM General,電子數據系統,奧什科什,庫比克等等,更要有中國自己的通用汽車,陶氏,亨斯曼,PPG ,伊士曼化工,孟山都,道康寧,惠普和安捷倫,IBM,泰科,英特爾,卡特彼勒,德爾福,杜邦,江森自控,思科,3M ,迪爾,固特異,施樂,艾默生,惠而浦,摩托羅拉,朗訊,輝瑞、羅氏、禮來等等。
     
     
    上述這些企業加上普林斯頓,哈佛,耶魯,斯坦福,伯克利,加州理工,麻省理工,芝加哥,哥倫比亞多等等大學才是美國綜合國力的支柱,才是美國驕傲的本錢,才是美國強大的原因。
     
    經過我們這30年奮力追趕,我們與美國距離雖然不是差十萬八千里了,但是還差得遠,二萬五千里總是有的,舉例來說,在復合材料領域,杜邦積累的工藝數據,就是目前我國已經掌握的數據25倍以上,在渦扇發動機領域,我國做完的材料和工藝試驗數量,不過GE的5%而已。
     
    其他領域差距同樣大,尤其是微電子,精密儀表儀器(現在國內大企業沒有安捷倫儀器的實驗室都不好意思給別人打招呼),傳感器,精細化工,復合材料,特種金屬材料,精密陶瓷材料等等。
     
    單單是機械制造領域,我們在高檔數控系統,數字化工具系統及量儀,高檔DCS、FCS和PLC,渦扇發動機智能控制系統與美國就有20年的巨大差距。
     
    在精密和智能儀器儀表與試驗設備方面差距更大,在高精度、高穩定性、智能化壓力、流量、物位、成份儀表與高可靠執行器,智能電網先進量測儀器儀表(AMI),材料分析精密測試儀器與力學性能測試設備,新型無損檢測及環境、安全檢測儀器,國防特種測試儀器等各類試驗設備我們基本全部依靠進口,被瓦森納協定禁運的,只能依靠隱蔽戰線同志們冒險。
     
     
    至于高可靠性力敏、磁敏等傳感器,新型復合、光纖、MEMS、生物傳感器,儀表專用芯片,色譜、光譜、質譜檢測器件;高參數、高精密和高可靠性軸承、液壓/氣動/密封元件、齒輪傳動裝置及大型、精密、復雜、長壽命模具;高檔(尤其是軍品級別)電子器件及變頻調速裝置等等都只能依靠進口或特殊手段取得。
     
    美國制造業目前結構的優化程度是超出大家想象的,石油煤炭這種依賴資源的產業占比很低,消耗能源的汽車產業占比也不高,讓人意外的是化工和機械這兩個產業,占比非常高,而且這兩個產業,美國在技術上有絕對領先優勢。2013年,化工產品(包括制藥)+塑料橡膠占全部制造業產值的19.5%;食品飲料占10.8%;電腦電子占9%;金屬材料占8.7%;機械產品占7.8%;汽車產品占6.1%;航天運輸5.9%;其他產品4.5%;石油煤炭4.4%。
     
    不要小看美國的制造業,沒有美國制造業,我們的數控機床,電子工業,能源工業,精細化工業和部分軍工產品全部或部分要歇菜或性能大打折扣。
    上一篇: 頂級機床都是歐美日,為什么中國造不好?
    下一篇: 破解制造業的困境只有一招:品質革命
    公司電話:18265718888 聯系人:張經理 地址:濱州市高新區青田工業園區內 
    Copyright © 2019 濱州泰源機械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22371號-2
    收縮
    • QQ咨詢

    • 濱州泰源機械有限公司
    • 電話咨詢

    • 18265718888
    超碰高清熟女一区二区_jazz日本少妇免费视频_手机在线看片欧美亚洲